集气瓶儿~

漫威DC通吃/休叔/你大爷张涵予/随电影喜欢/底特律/二次三次元乱混/名柯/绯色组/银弹组/平柯(新)/酒厂/混元看心情/随性~

赤...赤鸡极了!!!

阿嘴☆:

※背后注意 

完整版还是❤点这里

大图

前一辆车的时候,有课代表留言说毒埃这个体型差的话埃迪的小腹应该会凸起,我觉得很有道理…………于是就搞了!!!

(本想随手开个车结果画汤的纹身画了半天,再不想画纹身了_(:з」∠)_

呜呜呜呜呜甜死我吧!!!

tickk:

毒液应该会挺喜欢这个可以吃大餐的节日(还有礼物ww


埃迪:“你都没有装礼物的袜子……”


毒液:“现在我们有了。”(变成超大袜子的形态🧦,并将埃迪裹在里面


“我们唯一想要拥有的最棒的礼物。”



……感觉又温馨又沙雕!大家圣诞快乐哦ww

赤...赤鸡!!

Marlo💫:

❤龙虾缸play️❤️


自从毒液花絮出了之后遍地都是丹埃粮,虽然我吃的不亦乐乎并且忍不住产了一个小图,但是糖水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糖水也要☀️Eddie!


龙虾:我做错了什么?

【毒液/Venom】【毒埃】那些你向往太阳的往事

神仙写文!!太好磕了!!

这两人的神仙爱情啊...

SoulNebula:

*一个温暖的甜饼。清水。


*他们不属于我,但ooc和bug都是我的。


 


 简介:有一天,Venom突然决定与宿主分享一些回忆与感受。


 


 


“噢。”Eddie扬了扬下巴,眯起眼睛感叹了一句,“现在我知道被关在玻璃罐子里是什么感觉了。”


“感觉怎么样?”Venom说,“别睁开眼睛,影响效果。”


“比我想象中的舒适多了,视角不错。”Eddie重新闭上眼睛,沉进沙发里。


Venom顺势攀上Eddie的眉骨,覆盖住眼睛,黑色的流体包裹住Eddie的大半个脑袋,使他看上去像戴了一个VR头盔。


就在昨天,Venom决定在他们的共生关系中迈出历时性的一步:他要跟Eddie“分享”自己。


这个想法出现时,他们正行走在旧金山的落日余晖中,傍晚的海风带着凉意,裹着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,Eddie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。


“我喜欢太阳。”Venom突然说。


Eddie吃了一惊:“我以为你讨厌火。”


“太阳不一样。”Venom他的从肩膀上探出来,在黄昏暮色中眯起眼睛,“靠近点,我想多看看。”


他们迎着大海走向那片金红色的光芒,直到夕阳没入海平面,周围人来人往,无人为此驻足。


没来由的,那个想法就这么冒了出来,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挣扎彷徨,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出现了。


然而,分享宿主的记忆是一回事,分享共生体的记忆就是另一回事了。如果Riot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认为Venom疯了,对于他们种族的大部分人来说,宿主只是容器,是随时可以丢弃的工具,就像你不会想和你的自行车分享自己的想法、感受和记忆。而且,人类脆弱的大脑并不是为此而生的,双向的精神链接会给神经带来巨大的负担,天知道他们能不能承受得住?


但是,只是一点点回忆的话,应该没问题吧。


Venom最后看了一眼橙红色的海面,顺着卫衣领口缩了回去,“Eddie,明天我想给你看点东西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了。”Eddie闭着眼睛,手在空气中比划着,去摸那块不存在的玻璃,“这是在你来地球之前,在飞船上。”


“是的。”Venom简洁地回答,一些黑色的细线悄无声息地攀上那几根手指,裹住指尖。


“好吧,你说分享记忆,我以为你会给我看更早一些的事。我是说,一些我不知道的事。”Eddie听起来有些失望,手垂下来搭在沙发上。


更早的事?关于濒临灭亡的母星?关于掠夺地球的阴谋?不不,Venom并不想把这些糟糕的回忆分享给Eddie。他想给他看一些美好的事。


“嘘,别说话。你不会失望的。”Venom盘旋在Eddie的脑海中,仔细选择着要传递给他的记忆画面,一边还要控制情绪输入的强度,这比读别人的记忆困难多了,当然,也刺激多了,这大概就是分享的乐趣。


“我不得不说,伙计,这变得有点像第一视角的恐怖片了。”Eddie不安分地动了动,眉头微皱在一起,“你就想给我看你坐飞船?等等,我好像听见有人尖叫……”


噢,Venom差点把这事忘记了,那时飞船距离地球越来越近,Riot想办法从玻璃罐子里逃了出去,杀了不少人,但他不想让Eddie看这个,于是他把背景音量调小了一点。


Eddie跟随着Venom的视角,不断从容器的一端奔向另一端,像风暴中黑色的海浪,席卷而过。最后他紧贴在一侧的玻璃壁上,让自己离飞船的舷窗更近一点。


“注意舷窗外。”Venom提醒道。


Eddie跟着看向舷窗,倒吸了一口气,马上明白了Venom想给他看什么:舷窗外,一颗蔚蓝色的星球逐渐填满了视野,白色的云雾缓缓流转,苍绿与浅黄交织的大陆板块若隐若现。Eddie第一次以这样的视角看到地球令人惊叹的模样,他分不清加速的心跳是自己的还是Venom的,因为此时此刻他们同样激动。Venom被这个从未见过的蓝色绿色与白色交织的世界深深吸引,飞船正位于白天与夜晚交汇之处,这颗行星在暗色的天幕中泛着微光,一半属于光明,一半隐于黑暗。


原来地球并不像Riot说的那样丑陋、原始、充满了进化缓慢的低等生物,相反,Venom更多地感到敬畏,一颗陌生的星球,孕育了与他们截然不同的生命形态,这本身就是一件伟大的事。他对即将在这里开始新的生活有了些许期待,这种复杂的情感也同样传达给了Eddie。


“哇,这感觉就像我真的上太空了一样。”感受到了Venom的情绪变化,Eddie也忍不住扬起嘴角。不管这颗星球上有多少丑恶和不堪,从太空中看去,她一直是这副值得人们深爱的无辜模样,“你明明对地球的第一印象不错,还骗我说你觉得我们的星球很丑。”


一股黑色的流体沿着脖颈攀上下巴,在唇边流连,Venom喜欢Eddie笑起来时嘴角的弧度,他很满意Eddie对这段记忆的反应,但紧接着,记忆中的画面被舷窗外升腾起的火光覆盖,飞船剧烈晃动起来,背景的尖叫声更响了。Venom及时将记忆抽离,接下来的事不太适合分享,他决定跳到下一幕。


Eddie愣了一下,然后意识到后面发生了什么,也没再多问,只是有点遗憾没能多看几眼。接下来,他们在林中奔跑,子弹从耳边呼啸而过,钉在树干上,飞溅的木屑擦过皮肤,带来一阵阵细微的刺痛。


“这是我们从生命基金会逃出去的时候。” Eddie说,“我不太想重温这个,我那会儿看起来狼狈极了。”


但很快,Eddie就注意到有一些不同的情绪在胸腔中蔓延,伴随着他的每一次呼吸、迈出的每一步,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,直到最后有力的一跃,他们爬上树顶,越过薄薄的晨雾和苍翠的树海,在远山之上,Venom第一次看到了日出。


在那一刻,这种情绪达到了顶峰,Venom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自由和力量。他在实验室里经历了长达六个月的禁闭生活,还不曾亲眼见过这颗星球是什么样子。直到Eddie突然出现,带着他冲破那面隔离网,当他们踏在松软的泥土上时,Venom才算是真正意义上“到达”了地球,那个曾经只在太空中匆匆一瞥的蓝色绿色与白色交织的世界,此刻才变得真切存在。这场相遇对Venom来说不仅仅是重获自由的契机,更重要的是,他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完美宿主。或许最初他只是急于寻找一个逃脱的载具,但在他与Eddie完美契合的瞬间,毒液就明白了,这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
他们一起呼吸着林间清新的空气,Venom第一次看到鸟群,第一次闻到森林的味道,第一次看到升起的太阳,那是一颗燃烧着的星星,地球围绕着它转动,静谧而永恒。


可惜那个时候,Eddie只顾蜷缩在树上发着抖,对共生体的情绪变化一无所知,而现在他重温这一刻,一点点被这种情绪占领,终于开始明白为什么Venom想跟他分享这些。


“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喜欢太阳了。”Eddie抬起手拍了拍贴在他额头的共生体光滑的脑袋,“如果不恐高的话,那棵树真是一个绝佳的观赏位置。”


他们沉浸在这种柔软温和的情绪中,一时无话,直到记忆中Eddie的肚子发出很大声的抗议,他们不得不滑下树溜回家,Venom适时切换了画面,看来美好的事物总是短暂的。


“嘿,你确定不回忆一下初次见面你是怎么对我的吗?”Eddie笑道,“你把我吓了个半死,还记得吗?”


当然记得。Venom在心里回答,但他不会分享那段记忆。Eddie晕过去之后,Venom从他的身体里钻了出来,小心又认真地观察自己的新宿主。他之前的宿主们下场都不太好,没有谁愿意和他交谈,Venom在他们的脑海中唯一能够感知到的只是恐惧和抗拒,直到死亡将他从他们身体中扯出来。他尚未有机会好好研究过人类这种生物,黑色的流体仔细地包裹住皮肤,描摹着骨骼的轮廓,小心地盘旋在跳动的心脏周围,Eddie的胸腔微微起伏,Venom听着脉搏的跳动,感叹原来人类是这样的,脆弱但不弱小,柔软却又坚韧。他长久地徘徊在Eddie的大脑里,穿行于形形色色的记忆之中,他看到Eddie站在抗议的人群背后,站在无助的流浪者中间,站在灾难过后的一片狼藉前,他看到Eddie出现在一个又一个悲戚的画面中,神情肃穆,眼神坚定。原来这个星球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美好无辜,也有绝望堆砌的废墟和泪水汇集的深潭,然而Eddie站在这些灰色画面中,亮的耀眼。Venom不仅能看到他,也能感受到他。无惧危险揭露阴谋的勇气,寻求真相和正义的执着,促使Eddie一次次面对镜头,用他自己的方式战斗。他站在黑暗面前,就成了光明的那一半。


Venom想起了早上看过的日出,淡金色的光芒用力划开黑夜,穿透晨雾,将光与热洒向大地。 


人类,真的比想象的有趣。


“哦我的老天,Venom!”Eddie哀嚎了一声,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“你趁我晕过去的时候干了什么?”


Venom回过神来,发现大事不妙已经晚了,他把这段回忆原原本本地分享给了Eddie。


“老天啊老天啊……”Eddie捂着肚子弯下腰,刚刚他跟着Venom的视角把自己的内脏看了个遍,这对他来说冲击力有点大,“我看到我的胰脏了,老天啊,我有一阵子忘不掉那画面了……”


“抱歉,是我没控制好。”Venom从Eddie的头部滑下来,试图断开共享链接,Eddie制止了他。


“不不不,你不能就这么……你得让我看一些轻松愉快的记忆。让我忘掉刚才的……”他艰难地吞咽了一口,“总之,再多分享一点儿?”


“Eddie,我们的同步率很好,但是仍旧不能排除会有危险……”


“危险?什么危险?”Eddie笑道,“其实刚才那些感觉挺棒的,去掉你在我身体里的那部分的话。”


Venom犹豫了,不仅因为他控制感情传输尚不成熟,可能会伤到Eddie,更因为……他担心刚刚Eddie是否完全接收到了他的感受?真是那样的话,可有点难为情。


是的,外星生物被窥探到隐私也是会难为情的。


“听着,Venom,我很高兴你愿意和我分享这些。”Eddie重新坐回沙发里,Venom从他的胸前探出来,他们注视着彼此,“一直以来你都对我的想法了如指掌,我却对你知之甚少,当然你饿了我一定会知道,但是大部分时候,我都算不上了解你,所以能知道点儿你的想法其实挺酷的,我很感激你这么做。如果你觉得该停下来,那么我也不会有意见。”


Venom悬浮在半空中看了他一会儿,然后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Eddie知道那意味着“下定决心”。


“好吧,再多看一些。”


黑色的流体再度覆盖了Eddie的眼睛和额头,在开始之前,Eddie提醒道:“试着不要去控制太多,好吗?”


这一次,Eddie看到了许许多多自己,他行走在每一帧有自己的画面里,Venom的情绪一直是满足且轻快的,他发现Venom喜欢盘踞在胸腔附近是因为心脏的律动让他安心(先前却对Eddie解释说是需要时刻警惕心脏骤停);有时他们走在大街上,Venom会悄悄沿着脊柱爬上脖颈,又很快顺着领口的缝隙消失不见;又或是缠绕在Eddie敲击键盘的手指上,跟随他的动作一个词一个词写完整篇文章;在Eddie熟睡的时候,百无聊赖的Venom会潜入他的大脑,为他制造一个美好的梦境。


起初Eddie并不知道Venom的这些小动作代表着什么,他认为这只是在打发无聊的时间,但现在他知道了,这些看上去毫无意义的举动都源自最简单的情感:爱。


Venom也曾为此迷茫过,仅仅是因为这个人的身体很好用,所以他才不想离开吗?也许他能遇到更强大的宿主,追随Riot的脚步,征服这个星球并不是天方夜谭。


但他做不到了,他开始“爱”Eddie,“爱”这个星球,尽管那时候他还不知道爱究竟是什么,他只知道,因为Eddie,他愿意留在这里,愿意和Riot为敌,愿意在明知没有胜算时仍旧毫不犹豫地冲上去,愿意在最后的时刻为他撑起一把伞。


Eddie说,试着不要去控制太多,Venom照做了,他毫无保留地把这些情感传递给Eddie。他尚不知如何说爱,就连“爱”这个词,也是在看过Anne的记忆之后才真正理解。但他与Eddie,这是爱吗?如果爱有颜色,那它应该是太阳一般的金色,Venom记忆里的Eddie是金色的,那这一定是爱了,他不知道如何表达,但仍旧希望Eddie知道。


过了许久,Eddie都没有说话,Venom担心起来,他缓慢地抽离那些情绪。它们会不会对Eddie来说太沉重了,也许他不想要Venom所谓的爱,毕竟他连爱是什么都没有学会。


最终,Eddie深吸了一口气,睁开了眼睛,Venom悬在他面前,陷入了那双眼睛制造的蓝色浪潮中。


“Venom,我……”Eddie缓缓开口,却又停住,他仍在消化刚刚的那些复杂情绪,一时语塞。


Venom更加担忧,他是不是弄坏了Eddie的语言中枢?他快速地检查了一遍,发现除了心跳有点快,体温有点高,Eddie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


“Eddie,你还好吗?回答我。”


“我很好,我很好。”Eddie说,“从没像现在这么好过。”


Venom更加困惑了,他大概永远也读不懂人类。


“我们或许是世界上最迟钝的共生搭档。”Eddie拍了拍Venom的圆形脑袋,掌心的温热像正午的阳光。


“是你把这种迟钝传染给了我。”Venom辩解着,“还有这种叫做爱的情绪,它更像是一种由于某些化学物质增量而产生的疾病。”


“……等等,你真的明白什么是爱吗?”


“还在学习。”Venom诚实地回答,“我还需要一个练习对象。”


Eddie扬起眉毛:“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

“凑合吧。”Venom把脑袋偏向别处,西垂的太阳正把柔和的光线洒在地板上,他盯着那些光斑,突然又问道:“Eddie,如果让你用一种东西形容你自己,你会是什么?”


Eddie对于突然跳跃的话题有些无所适从,他挠了挠头,随口答道:“苏打水吧。”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没什么味道,但是对身体好。”


“太阳。”Venom认真地看着那些光斑移动到沙发上,“我觉得是太阳。”


Eddie愣住了,继续挠着后脑勺,有一块光斑落在他手背:“原来你说喜欢太阳是这个意思。”


“我饿了。”


“……得了,我这就给你煎牛排。”


“不,我更想吃巧克力。去海边,看看日落。”




他们披着黄昏来到街道上,混入下班回家的人潮中,所有的一切都被染成了金色。


原来爱真的是金色的。Venom惊奇地想,一边学着人类的样子,偷偷地,迅速地,在Eddie嘴角落下一个亲吻。


Eddie楞了一下,嘴角的吻融化成了笑意。Venom被金色的浪潮淹没了。


 


-END-

哇啊啊啊啊啊啊这是什么美好情话啊啊啊啊

咸鱼2号需要用油煎:

圣诞快乐~~!

圣诞的无聊涂鸦囧TZ。。因为咸鱼想起某英国留学回来的领导,给我们的圣诞祝福还打错字。。。

yooooooooo!!

双君:

就,某一知名记者被外形生物在家中袭击。


(啊说好上个星期结果拖到这个星期)

太太画风真的棒极了!!!

库布道子:

德雷克博士家的小鹿崽们:D

“riot,地狱下雪了呢。”
“恩。”

前情提要:有丝分裂和寄生

呜呜呜呜呜这是什么可爱外星生物

核能自爆:

交党费了交党费了

OOC慎重!雷!!爆!!!!

完成度不高XD

卡总忘记怎么画了瞎糊了一蛤

祝您食用愉快XDDDDDDD

安妮:请让我去世蛤蛤蛤蛤蛤蛤

白泽:

看完毒液的感想

p2原图